中國操作系統往事

2019-05-21 09:06 稿源:全天候科技  0條評論

指紋識別 云服務

圖片來源圖蟲:已授站長之家使用

聲明:本文由站長之家內容合作伙伴 全天候科技授權發布。

作者| 姚心璐 編輯| 安心

“如果他們突然斷了我們的糧食,Android 系統不給我用了,Windows Phone8 系統也不給我用了,我們是不是就傻了?” 2012 年,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曾在一場對話中這樣談到。

7 年以后,在整個科技行業中,無論是PC、還是移動端,國產操作系統仍近乎空白。

并非沒有過嘗試。在過去 20 年中,研究機構、高校、國企、民企,宣布研發自主操作系統的不計其數,其中不乏中科院、中國移動、阿里等明星機構和企業。最終,卻在內外的多重壓力下,紛紛走向沒落。

如果一定要給國產操作系統的發展定義一些“亮點時刻”,可能是在 2001 年紅旗Linux中標北京市政府訂單時,也可能是在 2015 年,阿里云OS贏得7%國內手機系統市占率時。但這些微不足道的亮點,早已消失在近 20 年的沉浮中。

發生了什么?究竟又是什么影響了國產操作系統的發展?可能是技術、可能是人才、也可能是時機,迄今為止,仍然無一定論。

眼下,時至4G與5G交替、移動互聯網與物聯網交替,新時代即將到來,在這個可見的未來中,我們會再次看到國產操作系統的身影嗎?

中央教育台开奖直播:紅旗Linux往事

双色球开奖直播17085 www.ndeega.com.cn 多年以后 ,梁寧回憶起那場關于操作系統的爭奪戰時,她將其形容為“大潰敗”。

這是國產操作系統第一次對國際巨頭發起挑戰。從上世紀 90 年代開始,以中科院院士倪光南、中科院軟件研究所副所長孫玉芳為首的一批科學家,在“中國必須擁有自主知識軟件操作系統”的共識下,推出國產操作系統紅旗Linux。

2000 年,在紅旗Linux發布半年后,中科院軟件所和上海聯創以6: 4 的出資方式,共同成立了中科紅旗。

紅旗Linux曾有過“輝煌時刻”,在成立僅 1 年后,紅旗Linux成為北京市政府采購的中標平臺。這次采購在行業內影響重大,當時,包括紅旗、永中、金山等國產軟件均中標,而微軟卻意外出局。此后不久,微軟中國總裁高群耀辭職,據內部人士透露,此次為“被迫辭職”,原因與業績不佳有關。

在微軟價格高企、盜版Windows猖獗的當時,在政府訂單之外,為了降低成本,聯想、戴爾、惠普等公司也曾預裝紅旗系統。上線一年多以后,時任中科紅旗總裁的劉博表示,國內Linux 的使用量比去年增加3、 4 倍,已經達到 100 萬套。

正如倪光南所說,操作系統的成功與否,關鍵在于生態系統,需要能夠搭建起完整的軟件開發者、芯片企業、終端企業、運營商等產業鏈上的各個主體。出于這樣的考慮, 2002 年,紅旗宣布與國產辦公軟件永中合作,將紅旗Linux和永中Office聯合銷售。

也正是軟件,成為國產操作系統的致命傷。作為倪光南的助手,梁寧在 2000 年到 2002 年期間參與了Linux、永中office聯合銷售相關的工作。她回憶這段歷史時,提到當時一個“要命的問題”:永中office、金山WPS等國產軟件均基于Linux,這也意味著,他們與微軟Office有兼容性問題。

她回憶說,時任北京市科委主任的俞慈聲帶頭啟動“啟航工程”,召集中、日、韓三國技術人員,一起研究如何破解微軟的文檔格式,以實現讀寫和存儲的完美兼容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我們“沒有搞定用戶體驗”,梁寧寫到。

噩運接踵而至, 2005 年,中科紅旗董事長、國產系統力主者孫玉芳突發腦溢血去世,此后,公司連續曝出合資各方意見不一、管理不善等問題。

兩年以后,微軟向國際標準化組織提交了自己的office標準OOXML;與此同時,金山、紅旗、永中等國內辦公軟件企業聯合提出的UOF被確立為中國國家標準。制定標準者能夠決定市場走向,早已是業內共識,在國際標準爭論中,倪光南四處奔走,希望中國投出反對票,在他看來,OOXML一旦通過,中國軟件及操作系統將面臨空前壓力。

最終,微軟仍然以 51 票支持、 18 票反對獲勝。

伴隨著微軟在全球包括中國市場壓倒性優勢的勝利,國產桌面操作系統日漸式微,其余國產操作系統中標麒麟、StartOS也鮮有用戶。

2011 年,永中科技宣告破產, 2 年后,中科紅旗貼出清算公告,宣布團隊解散。

運營商搶跑手機操作系統

在國產PC操作系統的種種遺憾中,不得不提到晚于微軟 15 年起步的時間差。這意味著,當移動時代來臨時,國產操作系統或將迎來一次新機會。

在iPhone問世的 2007 年底,Android(安卓)操作系統發布1. 0 版本,嬰兒期的安卓系統優勢并不明顯。次年推出的HTC G1 是世界上首個使用Android操作系統的智能手機產品,但因卡頓、死機問題顯著,銷量平平。彼時,在智能手機系統中,iOS、Android、微軟、諾基亞“塞班”都在爭奪著未來。

在中國,首個宣布推出國產手機操作系統的是中國移動。 2008 年,這款名為OMS的系統上線,號稱要與Android并駕齊驅,打破幾大國外智能系統的壟斷。

OMS基于Linux內核、采用Android源代碼進行開發,去掉google搜索、郵件等服務,集合中國移動的飛信、 139 郵箱等,并首批搭載于聯想的移動定制機OPhone上。依照中國移動的想法,這是一種軟硬結合的發展方式,可以“掌控移動互聯網平臺的入口”。

單以時間看,OMS操作系統可以說是搶占了先機,然而,由于基于安卓開發,而當時的安卓成熟度較低、經移動修改后體驗更差。OMS手機上市后,許多用戶購買聯想OPhone的第一件事是手動刷機,換成其它系統。

由于反響慘淡,市場推廣局面不利,幾年之后,中國移動不再要求定制機搭載OMS系統,“首個國產智能手機系統”也逐漸悄無聲息。

關于OMS的另一個爭議是,這究竟是否是一個獨立于安卓生存的操作系統?經過當時的許多技術人士分析,盡管OMS強調自己是自主系統,甚至在初期選擇不兼容安卓應用,但事實上,OMS仍對安卓高度依賴,并需要跟隨后者的升級而升級。

嚴格意義上,第一款“獨立國產智能手機系統”的名號應該頒發給 2 年后發布的聯通沃Phone系統。在發布當時,中國聯通科技委主任劉韻潔即強調:“沃Phone與Android沒有任何關系。沃Phone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?!閉蛉绱?,沃Phone系統也得到了國家級的多項支持,被列為國家核心核心電子器件、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礎軟件產品重大科技專項支持的課題成果。

不過,作為運營商,聯通推出沃Phone系統的目的主要是置入自有業務,而并非搶奪市場。甚至,因為當時聯通正在依托蘋果iPhone的銷售追趕移動,在沃Phone推廣上,也平衡了這一部分利益。種種原因之下,沃Phone具備多種“先天劣勢”:系統僅用于 1000 元到 2000 元的低端機、不兼容安卓應用、對每家手機廠商收取 30 元/臺手機授權費。

更糟糕的是 ,盡管沃Phone只比移動OMS系統晚了兩年,但在 2011 年,手機系統市場格局已是天翻地覆:OMS上線時,安卓尚僅僅占據5%市場份額,然而;伴隨著三星Galaxy S的大獲成功,安卓系統飛速增長,至 2011 年,其已經擁有超過50%的市占率,自此后,更是對市場中的其它系統呈現碾壓之勢。

此后,沃Phone一路潰敗, 2014 年,其研發團隊——深圳全智達通信宣布公司被同洲電子以2983. 31 萬元全資收購。

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相關文章

相關熱點

查看更多
?